LuLL

Reita:

指尖淚 支離 破碎

離別如此的淒美

是與非 幾度 輪回

塵世褪去了喜悲


你起舞而我 潑墨作山水

不理他人笑我錯與對

緣若盡來生 願守花枝度年歲

曲終人散終不悔


孟婆: 你不願喝下這碗湯麼?只要喝下它就會忘記一切的痛苦

公孫敬聲: 我不願意捨棄這段記憶

孟婆: 你可以不喝,只是這樣你便無法轉世為人,你願意麼?

公孫敬聲: 如果我不記得我是誰,見到她又能怎樣


傘上雨 落下 難聚

空樓月光滿地

情相許 難逃 別離

塵世褪去悲喜


你不曾見我在 幾世浮塵 等待中老去

今生只為與你 還能再一 次的相聚

曲若盡空餘音 我用一聲 悲鳴為你啼

願攜滴血染紅花 葬入

記憶


熹微卧云:

 几年前无意中听到《一载红尘人》时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小葵的声音,空灵温柔,再也找不出比她更能打动我的声音了。

---------------------------------------------------------     

       千樽雪

       当指间落下第一瓣红
  温柔了弦上的峥嵘
  幽谷深,月朦胧
  三尺瑶琴叮咚
  抚一曲流水青峰
  远望去是如墨的苍穹
  一醉淡去波澜万重
  笛音起,高歌纵
  遥与天同  让星辰愿与日月相逢

 


  踏西湖月一钩
  远离了旧时悲喜枯荣
  琥珀酒一钟
  举杯空相送
  长夜迢迢相隔山水中
  从惊蛰又走到了寒冬
  枝枯月缺漂泊何从
  虽有憾,不须懂
  白鬓雪相拥
  青空杳然唯我一孤鸿 
  引昆仑泉一捧
  映不出昔年无瑕双瞳
  坐忘酒千钟
  酩酊了旧梦
  千丈红尘消融于怀中
  涉过千程雪而来
  碑上无字留白
  却不见芳华再开
  引昆仑泉一捧
  涤荡了多少碧血青锋
  走过了枯荣
  红尘也成冢
  任霜雪化作眉间长风

 

Tsuneの雨忍村:

PC GAME{神楽幻想譚 ~妖かしの姫~}OP  古风治愈系


很唯美的一首古风音韵的歌曲,钢琴的前奏带出歌曲的感染力,温婉柔肠的间奏+哀伤的曲调,揉合着清新的女声,一听便会倾心陶醉在这种情感当中,无奈的慨叹,去或留不能自已,只剩下伤感的回忆.歌曲出自一部游戏{神乐幻想谭~妖かしの姫~}的片头曲,歌词也写得非常优美.



作詞/作曲∶瀬名

編曲∶伊福部武史

演唱∶瀬名

ハルニレが紡ぐ小往(こみち)に〖春榆纺成的这条小路〗
迷いしは時のまにまに〖随着时间流逝总是会迷失其中〗
さよなら、と手を振る君が〖对着我挥手说着再见的你〗
遠く遠く かすんでく〖已然渐行渐远〗

やがて心の奥に閉じ込めてしまうの?〖终究会封闭进内心深处的吧?〗
ふと君が、つぶやく〖忽然你又轻声嘟囔〗

ゆらゆらり 想い出は〖轻轻摇晃着的回忆〗
幼い日々のままで〖仍像是儿时那般〗
いられずに きえてゆく〖已然无法停驻 只得离去〗
追いかけた二人の幻〖去追赶你我的梦幻〗

「大丈夫、忘れはしない」〖「没关系、我不会忘记」〗
ほほえんだ君よいずこに〖笑着这么说的你又在何方〗
時はただ同じ步幅で〖时时有着相同步幅的〗
君と僕を 離す〖你与我已然相离〗

ゆらゆらり 届かずに〖轻轻摇晃着无法传达〗
懐かしさだけ募る〖唯有怀念不断袭来〗
夢見たり、恋したり〖时而梦见、时而相恋〗
それだけでよかった 僕らは...〖我们只要一直这样就好...〗

ゆらゆらり 想い出は〖轻轻摇晃着的回忆〗
幼い日々のままで〖仍像是儿时那般〗
いられずに きえてゆく〖已然无法停驻 只得离去〗
追いかけた二人の幻〖去追赶你我的梦幻〗


終わり


音乐和乐评鸣谢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的投稿

扣舷记:

终日.


昨日落了场雨,暑气顿消,今夜月色正好,我将躺椅挪到庭院,又从厨房抱了坛旧酿,打算就着月色小酌一番。


一回身,倒见你侧身倚在门口,抱臂低垂着眼,笑容连同衣角一起隐入暗色中,只见你轻轻摇首道,“月色这样好,不请我进去坐坐?”


我僵住,眼底含热不敢发声,生怕一开口,便打碎这无边月色赠与我的一场绮丽之梦。夜风拂开衣袖,我深吸口气,忍住鼻尖酸涩,终于重新笑开去,“你倒还记得许下的这壶酒,还不快快入座。”


蓬山万里,只为一诺。

故人相逢,对月小酌。


终日,若终日如此,亦是人间如意事。


迟锦:

《佛事》

选曲:千年风雅-陶笛

文案:金戈

填词:何千笑(迟锦)


他说愿来世得菩提时

忘却此生嗔与痴

低眉趺坐伴青灯古寺

无尘无风过一世

 

山门外碧桃花仍空枝

昨夜东风又来迟

暮鼓晨钟无心(供奉)佛前事

等过一日复一日


斩不断少年的心事

堪不破情欲的样子

最后转身远红尘

求诸天神佛莫问


长安道上莺啼又一春

多少繁华成旧梦 

红墙鸳甃巍峨而冰冷

锁住了谁的一生


斩不断水月与镜花

堪不破世事如尘沙

捻破了佛珠几挂

还记得说过的话


长跪在佛前双手合十

掌心藏哪些旧事

 

【一炉香篆念我闻如是】←_←这是五彩石补天剩下的那一块顽石。




文案:

  初见那人时,他还只是一个小沙弥,经书上的字尚未认全,而那人还是皇子,因为生辰冲撞的皇帝,被丢到寺中修行,寺中只有他俩是孩童,自然更加亲近,他教那人种菜,那人教他识字,日子久了,年岁大了,他便也想的多了,心中有了别样的心事,那人也正年少,初识情爱,潇洒风流,要了他的身心,旁人不知,师傅却看的分明,师傅责骂他六根不净,起了红尘心,他只是低下头也不反对,默默领了十丈责,那人看了,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离去,后来那人回了宫,师傅也圆寂,寺庙里变得更加寂寞,他便辞别方丈,四处云游,后来听说,那人成了太子,再后来听说那人登基,再后来听说那人娶了丞相的女儿做皇后,他突然不想走了,回到寺中,焚香诵经祝祷,却说什么也不肯回到原来的禅房,没有知道原因,但是只有他知道,在那个禅房中那人曾在佛前起誓,要娶他为妻,要云游四海,要永不分离……



夕◎栖: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偶然听到一首特别好听的音乐会忽然有种全身毛孔扩张紧接着热血沸腾的感觉,或许是对于古风和丝竹乐器的钟爱,听到好的作品甚至会有热泪盈眶的冲动,当初听陈红的《乱红》时是这样的感觉,听到贾鹏芳老师的这曲《宁月》亦是如此。

一直以来听得比较多的具有古风的音乐往往是日本的,很大的原因在于论音乐的张力和感染力,总觉得中国音乐人和艺术家的此类作品常常不及日本的,初听这首宁月,二胡和尺八的组合惊艳的不仅是我的耳朵,似乎也刷新了内心对于论古风日本人总是略胜一筹的想法,只可惜翻看资料,发现宁月的作曲和编曲还是日本的京田诚一,然后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心里五内杂陈的感觉,当然宁月的出色贾老师的演奏也是相当重要的,套用别人的评论“原来二胡也这么好听的”


P.S.贾老师的作品中另一首很我和喜欢也非常棒的作品《睡莲》依然是和京田诚一的合作,一定是我听的音乐不够多,我一定可以找到一首纯国货的,如果有知道的小伙伴请告诉我吧


溶溪:

艺术家久未山下的作品让人惊叹,他们只用手指或是丝线就可以完成微妙的雕塑作品。利用光与影的变化…

彼:

墦索:

前段时间应学校社团要求截了个过程,放着一直没整理,今天做好了发出来,献丑了,欢迎交流。

微博有完整未分节图。

http://weibo.com/1765577972/z7Ub396FB

木石天工:

Sharon Sides —— 铜蚀木纹,貌离神合

以色列设计师 sharon sides 运用蚀刻工艺,将木纹图案添加到黄铜家具上。“金”与“木”两种元素被融合之后,原本冷艳的金属变得温润且亲和,达到了人对家具功能与情感上的统一。[更多图片]

www.sharonsides.com